當前位置:首頁
> 政務新聞 > 圖片新聞

回鄉的能人們,過得好嗎?

信息來源:湖北日報 時間:2019-06-14 11:24

作為“三鄉工程”重要一環,能人回鄉在產業扶貧和鄉村振興中的作用越來越大,也越來越受到各地黨委政府重視。

2018年,黃岡市推出能人回鄉“千人計劃”,要求吸引1000名在外創業能人,每人回鄉投資一個千萬元以上農業產業項目,投資額100億元。年終盤點成果可觀:實際簽約項目1314個,協議投資額1130億元,動工項目1268個,完成投資297億元。2019年,黃岡市再推“千人計劃”升級版。

回鄉的能人過得如何?6月上旬,湖北日報全媒記者來到羅田,選取部分能人回鄉創業項目,邊看邊思。

村女婿“染出”七彩花果山

通村路兩旁,種滿錦帶花、雞爪槭、日本楓等彩葉樹;樹下,是新開的芝櫻花等草本花卉;林地和部分耕地里,移栽而來的晚秋黃梨、黃桃等果樹兩年多就開始掛果,目前黃梨畝產可達萬斤。

走進平湖鄉沙塘角村,發現豎立在村頭的“七彩花果山”標牌所言不虛。村支書晏召良說,功勞要記在“村女婿”韓錄峰頭上。“我們是個小山村,5800多畝地,以往拋荒很多,大家不知能干什么。”晏召良說,韓錄峰40出頭,是河南名品彩葉苗木股份有限公司股東,前年跟著媳婦回村,一看之后大喜:“我們河南一馬平川,想做出高低錯落的景致不知要費多大勁,這里天然條件太好了!”他跟村里簽約,首期流轉2200多畝地,發展花木種植和鄉村旅游,打造七彩花果山。

一開始,村民不信這偏遠山村會有人來。去年國慶節,村里彩葉斑斕,韓錄峰又從河南運來上百個品種的菊花,辦起菊花節,并承諾向來玩的人送花送水果,一下引來近2萬游客。

以前,上級有美麗鄉村項目,村里不知該申報什么,這下找到方向——今年,村里申報了300萬元美麗鄉村建設資金,建起一座停車場,以此入股七彩花果山項目,今后收入的10%給村集體分紅。

目前,村里彩葉苗木和花卉開始對外銷售,鄉村旅游也在推進。晏召良說,村民收入增加,大家對“村女婿”的項目非常支持。

【記者感言】從“不知能干什么”“有項目不知申報什么”到“找到方向”,這就是能人的作用。沒采訪到韓錄峰本人,但感覺他回鄉后應該過得不錯。平湖鄉黨委書記彭強認為,這個項目能充分發揮回鄉創業者的特長,產業資源、市場前景有保障,帶動作用比較強;用地方面,不改變土地性質、不改變原地形、不搞破壞性開發,辦理土地流轉等手續比較順利。總的來說,這屬于比較理想的能人回鄉項目。

村姑娘邀約6股東建康養旅游項目

三里畈鎮黃泥坳村姑娘雷開進,名字像男人,說話辦事風風火火。她和老公一起在廣州干了10多年IT工程,去年初,她邀約6位股東,回村里投資建設“怡情谷”康養旅游項目:種植中藥材,建設康養公寓、游客服務中心等。

黃泥坳是個小山村,背靠三里畈溫泉,森林郁郁,空氣清新。“一期項目有10畝林地需要改變土地用途,手續復雜。”雷開進說,手續辦了一年多,地方政府也很支持,但程序必須一步一步走到。她坦言,即便土地變性手續完成,真正能交到自己手里開發,還有一個漫長過程。

目前,雷開進在村里流轉了幾百畝地種植藥材,一年多來土地流轉費、農民務工費等投入460多萬元。“我的投資計劃是2個億,進展比預期慢,有點著急。”雷開進說,有時候站在村里往山上看,恨不得馬上找挖機上山,但是,土地手續沒辦好,“一棵樹都不敢動。”

她介紹,對項目本身還是很有信心,“誰叫我是這個村里的姑娘呢,我有耐心等。”

【記者感言】保護綠水青山,國家的政策要求越來越嚴。對回鄉創業的能人來說,應該精選項目,注意規避用地、環保等方面的約束風險,提高項目落地的成功率;對地方政府來說,應該做好產業謀劃,為能人回鄉項目落地創造條件,必要時向返鄉創業者提示風險。

“歸雁”帶來產業轉移

去年6月動工建設廠房,不到一年就開始試生產。湖北金楚紡織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邱細平對這個進度十分滿意。

金楚公司位于羅田縣返鄉創業紡織工業園,園內企業均由江蘇吳江等地回鄉的能人們創辦。“我是2017年底回來的,一起回來的共有8個人,其它7人也都創辦了企業。”邱細平介紹,他原在羅田縣噴水織機廠做銷售,“那時縣里紡織業比較紅火,后來慢慢沉寂,我就到吳江那邊去打工、創業了。”

蘇州吳江是聞名世界的紡織中心,羅田人在當地發展成功的不少。2017年,羅田縣創建返鄉創業紡織工業園,向能人們拋出橄欖枝。

“這個時機很好。”邱細平說,吳江紡織業發展已然飽和,自己在當地只能租廠房生產,無法發展。“回羅田我拿了30畝地,一期投資3000多萬元建起廠房,生產條件比以前有根本改善。”他認為,吳江有產業轉移需要,羅田有承接條件,正好通過能人回鄉實現了。

【記者感言】能人回鄉大多投資農村和農業項目,黃岡市2019年升級能人回鄉“千人計劃”,提出可投資高質量的工業項目。羅田縣積極響應,走在前面,規劃專門的返鄉創業工業園,為回鄉能人提供高質量服務,快速形成產業鏈。這種運作雖然對鄉村直接拉動較小(當然也能帶動部分農民就業),但其盈利和稅收的前景更明確,項目可持續性更強。

清華大學碩士辭公職當“村姑”

“燕兒谷”是全省能人回鄉創業的典型,創始人徐志新是北京一家律師事務所的合伙人,他回到家鄉駱駝坳鎮燕窩垸村,開展村企共建,打造燕兒谷生態農莊。

記者到訪時,徐志新恰好去北京辦事,電話中,他興奮地報料:清華大學碩士辭去公職,到燕兒谷來當“村姑”!

接待記者的就是這位“村姑”。她叫張新越,河北滄州人,今年4月27日辭去中國電信西安公司的工作,到燕兒谷擔任徐志新的副手。“我是學法律,徐老師是我在清華大學的兼職導師。”38歲的張新越個子不高,看上去干練又不失嬌柔。

是徐老師把你“忽悠”來的嗎?“不是。”張新越說,今年初,她第一次來燕兒谷,徐志新帶她到各處看,邊看邊講自己建設山村的種種設想。“我當時就被打動了,覺得他的理想了不起,但他太忙太累,需要一個得力的助手。”她很快就決定辭職,當上一名特別的“回鄉能人”。

到燕兒谷一個多月,工作比以前忙得多,收入卻大大減少,為什么這樣選擇?“就是想改變一下吧,在這里通過努力讓鄉村一點點變好,有一種實現理想的感覺。”

她透露,還有兩位名校的碩士已決定加盟。“我們可以組成3個人的核心團隊,協助徐老師把燕兒谷建設得更好。”

【記者感言】鄉村振興,最大的瓶頸不是資金,是人才。愿意回鄉的能人,大都具有濃濃的家鄉情結和奉獻社會的情懷,如果只圖經濟利益,長周期、收益不高的農業農村項目并不具備高吸引力。對政府和社會來說,如何激發和保護這種情懷,又兼顧回鄉創業者的實際利益,吸引更多人才投身農村,是一個永恒話題。(王兵 劉世民)

責任編輯:秦夢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鱼虾蟹客服